是个全废的渣渣。be
狂魔。喜欢视奸大大xxx

偏执

T_T以前写的一个百合文,这篇文风很诡异。

*注意

*可能智商被嘲笑

*逻辑十分奇怪

*看懂的肯定没有

*作者是个逻辑废

*存文(黑历史)

*这是个be

*这是个be

*这是个be

*都能接受?





go


也许,像我这样的人。

就不应该存在。

没有所谓的幸福。

因为一切,都是骗人的啊。

没有谁。

比我自己看的还要清楚了。

*

她已经想了很久了。

她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亲自斩断这还单向牵连着的黑线。

而她在犹豫,是否能彻底扯断对方捆绑在自己脖颈上的红线。

到底从何时开始,这条紧密相连的线,变成了禁锢两人的枷锁。

有人知道。

而她自己,也十分清楚。

只是,不愿面对罢了。

*

“妈,我喜欢她!真的很喜欢!”

“出去!再不回去就把你关在房间里!”

为什么呢,你就是不能理解我呢。

为什么呢,你能不要那么冲动,暂时冷静下来吗。

嘭,门被狠狠地摔上,在这熟悉惨白的房间里,我呆愣着听着插销落下发出的清脆响声,随后像发疯了一般肆意地狂笑起来。

我以为她知道的,到现在我所承受的一切。

我以为她能理解的,一直单恋着“她”,我的苦楚。

但她不能,一如我潜意识里认为的那样。

我的内心告诉我,我的爱人不会爱我。我所珍惜的家人不会想通。我所珍视的一切一直讨厌着我。

即使知道,下意识地这么认为。

我厌恶着一切,一切阻止我前进的人。

我是个自私的人,自私到世界上所以东西都不能让我动容,因为我的世界,只剩下自己。

“哈哈,我的世界。哈……什么都没有了……哈”

我看着自己纹路混乱着交错纵横的手掌,嘴角的肌肉下意识地向上拉扯。酸涩的滋味从鼻尖扩散开来,视线开始模糊。

但是,没有泪水。

“为什么,哭不出来啊!”

发泄般地捶打着铺在地上的毛毯,像想要咆哮出所有隐埋在心底最沉重最痛苦的情感与语句一样。

扭曲的面孔,肆意上扬的嘴角,失神的双眼,嘴间断断续续吐露出的言语。

疯狂,近乎病态。

“我想要她,我想要她。我想要她爱我而已!”

哪怕是愚人节的玩笑!哪怕是个骗局也好,只要她能再接近我一点,我也……

“不会这么想了啊。”

不会有这种,极端的想法了啊。

也不会在这样的痛苦的一天天中苟且过活了。

也许,从一开始,都是妄想吧。

她的双手,她的微笑,她的亲近,她所谓的友谊。

“从来都是不存在的吧。”

明明,都是存在的。

只不过,不仅仅属于我一人而已。

我想出去,我想出去。

我的线呢,我的底线呢。我的……

爱呢。

为什么,会那么疼呢。

*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我看着窗外的天色黑了又亮亮了又黑,门口略显丰盛的饭菜也在寒风中失了温度,丝毫提不起胃口的自己,还在想着逃离这里的方法。

想出去,想见她。

不知道这几天,她有没有因为我的消失而慌张呢?

自嘲般地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个无人能见的苦涩笑容。

啊啊,怎么可能啊。我是她的朋友,也仅仅是朋友而已。

可是连挚友都算不上的,普通朋友啊。

但我却因为她那么一点点温柔而堕落了。

我附上开始扭曲的左脸,几日不曾开口从而发出了嘶哑如同夜里吹过窗缝的风声一般恐怖的声音。

“想……见……你……”

日夜的思念化作了利刃划破了内心最后一道心理防线。

内心,开始崩坏。

臆想,逐渐滋生。

梦境,想要实现。

自由,自由,自由,自由,自由。

谁都不能阻止我。

*

我是怪物,我是变态,我是杀人者。我的爱淫灭在梦里,我的心破碎在话里,我的所有被奚落的话语所扼杀。

我的一切,我的一切,我丢失一切。

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没有爱人。

我的幻想,我的幻想,我从未清醒。

这里是哪里。

-是现实。

-这里是哪里。

是梦境。

-不,这里不是梦境。这里是现实。

不,这里是幻想,是梦境。是不会快乐的地方。

-这里是现实,不是梦境。梦境,是不会发生在现实的。

你骗我,这里是梦境,不是现实。她不会这么对我。

-我亲爱的,这里是现实,是残酷的现实。她丢弃了你,她用那样嫌恶的眼神看着你,她想要逃离你身边,她想要杀了你。

你骗我,你在骗我。这一切都是谎言。

-亲爱的我啊,为什么要拒绝我呢。为什么要拒绝我对你的忠告呢。跟她表达心意或者离开她,你能做到哪个呢?

做不到的,不可能的。

-其实啊,你的内心,只是想……杀掉她而已。

“杀掉她……”

双目无神地凝视着手中的刀柄,嘴角的弧度向上攀延。

“我要杀掉她,这样她就会属于我了。”

-对,没错,这样她就是属于你的了。永远,都会是你的。

“我的……”

我的……

-真是个,可笑的幻想。

门后撕心裂肺的哭喊没有唤醒我。

已经没有谁,能够唤醒我了。

大概如此吧,连她也不行了。

现在能阻止我的,只有我自己了。

-我们本就是一体啊。

内心的声音仿佛歌声一般流出,悦耳,动听,却又如深夜一样凄惨苍凉……

母亲,对不起。

-母亲,对不起。

*

刀背反射着滤过窗帘而变得微弱的阳光,光线勾勒出了银白色的冷冽线条。我的右手握着刀,我的右手在颤抖。

我看着她平静祥和的脸庞,原本干涩地挤不出一滴水渍的泪腺开始渗出泪水。

多么美好,多么梦幻。

而我呢。

“我的样子。”

我惊恐地用左手盖住了自己的久而形成的笑容,手指触碰到了有些凹陷的眼眶。

从未有过的恐惧。

我在害怕什么。

-你在害怕她会看到你现在的模样。

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样丑陋肮脏的样子怎么可以被她看见!

怎么可以!我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别害怕,她不会马上醒来的啊,你忘了吗。

她会是属于我的。只要现在下手,只要现在。

-下手吧。

让她成为永恒,成为我的唯一。

只属于我的宝物。

“我的宝物。”

双脚开始向前移动,耳边清晰的是她的呼吸声,有些凌乱但却平静的呼吸声。

她没醒。是吗。

-她醒了。要速度啊……

我出神地盯着她白皙的脸庞,左手下意识地掐上了她的脖颈,一如往常在梦里也是在“我”所说的现实一般。

温暖的温度从相连的皮肤传来。

真的好温暖。

她突然睁开了双眼,漆黑的眼写满了惊恐,倒映着我残破的身影。她伸出的双手紧扣着我脆弱的脖颈,她用她的话语,打破了我的梦境。

我的右手将刀高举几厘米,她的双手便收紧了几分。

我想杀了她。

“你为什么,要杀了我。”

她询问着理由,明明即将要被杀了,明明内心那么恐惧,明明,我是那样的恐怖。

“你明明很恨我吧。我可是不知廉耻地喜欢着你哎。”

她掐灭了话题,眼帘垂下沉默着。

明明比任何人都要憎恨着我。

“我恨死你了,你这个恶心的人。”

明明是那样悲愤的话语,为什么,要用这幅声音说出来呢。

用那样温柔的声音。

“我要杀了你。”

我保持着自己的笑容,右手在颤抖。

我想杀了你。

她的双手掐着脖颈的力度又有些增加了。

我想杀了你。

我的右手迅速向她挥下。

-你杀不了她了,你已经输了。

是啊,我已经输了。

她的左手向着我的手背猛的拍开了小刀,小刀就着惯性,在我的手背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很疼,伤口渗着血,而她已经再次睡去。

好疼。

好疼。

“哈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我要笑呢。呐,我啊,你能告诉我原因吗。明明快疼死了啊……

-你就要解脱了。我也是。

我们都要解脱了。

我扯着嘴角想要露出一个她曾经教我的真正的微笑,无奈怎样都无法将曾经的情感表达出来。

因为现在,物是人非了吧。

我的眼角有些湿润,在她的唇上印下一个轻吻讨要了今年唯一一个礼物后,用粘上血迹的床单包裹着刀刃艳红的小刀,离开了房间。

“再见了。”

-生日快乐。

再见。

*

最后。

她亲自斩断了那根开始变红的坚韧黑线。

而她也从那红线的束缚中解脱了出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她回忆起“她”时,泪水总会盈满眼眶。

*

……你啊,为什么要哭呢。

这样的未来,不是你所期待的吗?

平和,安宁,没有我的未来。

/end


评论(2)
热度(7)

© 柳色长清 | Powered by LOFTER